• 1
  • 2
  • 3
王林进化史:从小偷到“大师” 解析“大师”王林:公安局长曾开车为其开道 高清:江西“气功大师”王林“王府”曝光

热点聚焦

更多

王林:“到北京部长都排队见我”

在这个气功师的别墅里,有两层楼都挂满了与各种名人的合影。他还自费出版了一本影集,名为《中国人》,纸沿描金,重达8斤,单手拿着颇感吃力。这本影集的序是公安部前党委副书记田期玉所撰,内里收录了王林与党政军各级官员、明星名流的623张合影。 [详细]

“南京王林”人去楼空 警方取证调查

8月2日和3日,南京晨报连续详细报道了南京高淳有一位神通的“大师”,既能占卜前途命运,还能包治百病,几分钟的时间就收入过万[详细]

王林的生意经:政府无偿赠林地

上世纪90年代初,王林开着武警牌照的小轿车回到萍乡,关于“气功大师”王林的传说,遍布芦溪县城。上世纪90年代在芦溪公安局任要职的人士回忆,当时看见王林使用过多块武警牌照,“有南昌的,也有海南的。” [详细]

八个名词认识王林

更多

揭穿大师的真面目

更多

“气功大师”豪宅涉嫌违建

据报道,王林的住宅占地约十余亩,有好几个院子,古树、花园齐全,有一个养着鸡鸭的后院,甚至还有一个可乘坐游船的人工湖。有人反映王林的门脸房等建筑没有依法取得施工许可。[详细]

王林敛财真面目:1000万治不好病

2008年邹勇拜王林为师,王林随后从深圳运来一辆劳斯莱斯,他说已经交了20万定金,马上要提车了,这辆车总共是760万,剩下余款要邹勇去交,算拜师费。 [详细]

王林被指墨汁加水后卖患者万元

据张先生回忆,王林“发功”前,让他去接一杯自来水,结束后王林玩了一个魔术,他用一张墨汁未干的咒符裹着手表“变”进水杯里,捞出手表后,王林让张先生把混着墨汁的自来水喝下去。 [详细]

“气功大师”豪宅涉嫌违建

王林神功真面目:均是入门级魔术

“空盆来蛇、意念移物……“王林的那些所谓神功,只是最低级的入门魔术,低级到有些魔术师都不屑去变。我们把这些叫入门级的魔术,‘大师’把它叫神功或者特异功能。”傅腾龙表示 [详细]

王林靠骗术敛财遭曝光

央视《焦点访谈》也关注了王林,《焦点访谈》称王林自吹自擂,满嘴谎言,包装骗术,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敛财,对于这样的人应该让他见识一下法律的功力。[详细]

“大师”王林涉嫌重婚偷税赌博等七宗罪

针对“气功大师”王林被媒体披露的种种问题,江西省各部门已开始行动。江西省卫生厅表示,已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要求调查“气功大师”王林一事,已就王林是否涉嫌非法行医着手调查。[详细]

那些年消失的“大师”们

  • 张香玉:自然中心功

    张香玉:自然中心功

    1986年自费来北京私下给人表演看病,自称有特异功能。1987年起授自然中心功,信徒上十万人,是“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特约会员,1992年被捕。[详细]

  • 张宏堡:中华养生益智功

    张宏堡:中华养生益智功

    张宏堡,1987年创办“中华养生益智功”,被描述为能把马列主义与气功功理融为一体。他靠收费、发展组织,搞“连锁经营”,后被捕,出狱后赴美。[详细]

  • “天外来客”张宝胜

    “天外来客”张宝胜

    根据当时媒体报道,张宝胜可以通过透视物体识别各种颜色、图案、物件,影象。认字、识图。后张宝胜被鉴定“特异功能”的失败,被捕。[详细]

  • “当代华佗”胡万林

    “当代华佗”胡万林

    他凭肉眼便能看出一个人有什么病,而且什么病都能看,什么病都能治。1997年7月,他在太原开办了胡万林医院,治死20余人。1999年被捕。[详细]

“大师”包装术

气功“大师”包装术:披科学外衣 借名人媒体推荐

气功“大师”包装术:披科学外衣 借名人媒体推荐

“大师”王林,最近成为话题人物。在抨击声中,他躲到香港,自比斯诺登,宣称自己是牺牲品。事实上,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成名的“气功大师”中,王林并不算佼佼者。 上世纪九十年代气功热逐渐退去,一些“大师”被拉下神坛,有的再无音讯,有的转型养生达人。还原这段历史可以发现,神话个人身世,将功法披上科学外衣,再借力媒体与名人推荐,是“大师”成名的基本路径。在有关这些“大师”的宣传中,他们普遍拥有非凡的人生经历。而且,几乎所有“大师”都有各种研究会理事、会员等头衔,一些还是武功门户掌门人。他们依靠这些身份到各地表演“功法”并开班收徒。根据学者的研究,“大师”们的所谓功法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呈现出多样化、功能化的特点。“大师”们拒绝承认这些是迷信,并攀附在科学上。一些气功学会以“科学研究会”为名。 [详细]

“大师”存在的“理由”

社会精神生态给了“大师”空间

王林,这个曾经的“气功大师”,在沉寂了20年后,因为几张与高官名流的合影被放在网络上,再次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只不过这一次,更多的是讨伐。王林成名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气功热时代。随后,气功骗局的一个个揭破,气功热退潮,王林也逐渐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直到今年7月,企业家马云拜访王林的照片被贴在网上,王林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他以“王府”命名的豪华别墅、“意念搬运”、“空盆来蛇”表演以及和众多高官、显贵、明星的合影,都成为众多网友议论和批评的焦点。 “大师”们缘何层出不穷?为什么“大师”总有许多人相信?对此,著名学者李河说:“从二三十年前气功、特异功能热潮,到现在屡屡被曝光的‘大师’,说明社会中对他们的市场需求从未间断。” 现在看来,普通的老百姓和他们打交道少一点,官员、商人、演艺明星等这些普遍看来成功阶层的人和他们打交道更多。这说明江湖中的这些大神、大师,他们本来和政界、商界、演艺界这些领域的人有着寄生关系。 [详细]

社会精神生态给了“大师”空间

大话“大师”

“大师”是腐败愚昧嫁接的怪胎

“大师”是腐败愚昧嫁接的怪胎

如此低劣粗俗形式的民间杂耍,为什么能够迷惑那么多名人大腕儿,甚至包括一些官员?他们是骗子不假,但骗术并非小儿科般简单,有时虽具体手法难掩拙劣,但摄魂动魄的能力并不低。他们是骗子不假,但出现“骗子遇到傻子”的悲剧正是因为社会上很多人有意无意地悉心配合。 如果没有受众的精神愚昧,欺骗很难得手;如果没有几千年来直到今天还没有彻底改造的巫文化传统,骗子很难自圆其说;如果没有腐败文化的滋养与策应,“神功”骗子所引领的愚昧潮流不可能一浪高过一浪;如果没有金钱拜物教、市场原教旨主义、消费主义造成部分人的焦虑感、恐慌感、不安全感,骗子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也不会如探囊取物一般。 故而与这些骗子的斗争,是深入到我们文化骨髓里面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是我们文化自新、社会进步、社会和谐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