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国家发改委小城镇中心的数据显示,12个省会城市,平均一个城市要建4.6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在新城建设中,各种鬼城空城频频出现。在城市建设中,大拆大建、推倒重来等现象则更显普遍。在国外城市见到的诸多房屋建筑,无论是既往遗存,还是普通民居,历史动辄百年乃至几百年以上,但依旧保存完好。反观国内,大拆大建、推倒重来在各个城市每天都在上演。中外城市建筑寿命的巨大差异,透露出的是我们城市战略规划的摇摆、管理行为的无序、建筑质量的低劣,更反映出我们社会财富形成积累机制的低水平、低效率和不完善。 [详细]

大拆大建为哪般

更多
  • 南昌百年药房历经重建又爆破拆除 

    南昌百年药房历经重建又爆破拆除 

    为了给南昌地铁建设让路,随着“轰,轰,轰”接连几声爆炸声,在江西南昌市繁华的中山路和象山路交界处,一栋拥有7层高楼的百年老店“黄庆仁栈华氏大药房”总店,在30公斤乳化炸药的作用下瞬间整体往下沉,几秒钟内大楼便淹没在浓浓灰尘之中化为废墟。据介绍,该店是1986在老店地址上拆后重建为七层框架结构新店房,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其中营业面积1700平方米,成为南昌市上世纪八十年代“十佳建筑”之一。 [详细]

  • 蒋介石重庆行营被拆

    蒋介石重庆行营被拆

    2012年2月13日,微博用户“异蛙是个跳蚤”发布微博称“蒋介石行营拆了”,同时还发布了施工现场图片。这一微博随即引起网民关注,并被多次转发。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维修性拆除”余声未了,近日有爆料称重庆的蒋介石行营也被拆。当地文管部门回应称,这是“保护性拆除”,将在原址原貌复建行营。据悉,蒋介石重庆行营建于1935年,卢沟桥事变数月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就在这里办公,蒋介石在重庆最早的官邸也设在此。 [详细]

  • 国立武汉大学牌坊 拆了建建了拆

    国立武汉大学牌坊 拆了建建了拆

    为了配合武昌八一路地下通道建设和武大南北两个校区的对接,武汉大学地标性建筑之一——“国立武汉大学”牌坊拆除,一年之后,新的牌坊将在原址附近复建。据悉,该牌坊是1993年武大百年校庆前夕,学校仿照武大老牌坊建造的,为钢筋混凝土浇筑结构,不属于历史保护文物。作为历史保护文物的武大老牌坊建于上世纪30年代,位于武昌街道口劝业场。 [详细]

亚洲最大室内体育馆 不到10年被拆除

沈阳绿岛室内体育场曾经拥有亚洲最大的室内足球场,是亚洲最大的室内草坪足球体育场本次爆破的建筑面积达38万平方米,其主要设施有室内人工草坪足球场、3万个固定观众坐席和6000个活动坐席、可伸缩舞台、展览区、办公及运动员住宿区等。 如今,该体育场被拆除了,据估计,爆破这个体育场所需要的电子雷管将达到2吨左右,爆破费用会在500万元以内,此次爆破是我国单体爆破拆除建筑物最大的爆破工程,也是全国爆破行业首次爆破如此大面积全钢结构建筑物。爆破后的该地块未来可能成为会展中心的CBD专区。 [详细]

25年人行天桥走入历史

由于要建设地铁站,福州东街口天桥将作为首批要拆除的项目之一。该天桥建于1985年,虽然历史只不过20多年,却是福建省第一座也是福州唯一一座屹立于十字路口的环形天桥。 天桥位于福州最繁华的东街口,平常大大缓解了这里的交通压力,也承载了许多福州人的回忆。听到天桥要拆除,许多人都纷纷前来留影纪念。[详细]

27岁青岛地标被爆破 城市规划不严肃

对于海天改造,有人认为是好事,有人则称惋惜,认为城市建设规划缺乏严肃性。青岛市社科院一位专家称,如果造成建筑“短命”原因是工程质量问题,就会造成无休止的大建、大修、大拆与重建的怪圈之中。而海天的拆建却不完全是建筑质量的问题,这种情况下,是由于城市建设规划缺乏严肃性,以及一些地方政府的利益驱动使然,在这些建筑买卖、重建过程中获得利益。 [详细]

大拆大建折射文化迷失

更多
  • 名人故居被拆 北京历史建筑拆建之殇

    名人故居被拆 北京历史建筑拆建之殇

    每一处历史文物建筑,都见证和记录着历史、文化和精神。对它们的野蛮拆迁,是割裂历史与现在,是抽离人们对它们的记忆与思绪,是对文化的亵渎,是将文化脉络生生切断。 拆除后的重修复建,即使建筑外形轮廓仍在,但其中蕴含的文化之魂却已消逝散尽。

    拆掉一座城楼,就像割掉我的一块肉;扒掉一段城墙,就像剥掉我的一层皮! ——梁思成

    你们真把古董给拆了,将来要后悔的。即使再把它恢复起来,充其量也只是假古董! ——林徽因 [详细]

  • 大拆大建源于规划摇摆

    大拆大建源于规划摇摆

    实践证明,城市规划是城市发展战略的重要载体,城市规划的不科学、不稳定和不严肃,是导致城市格局频繁变动、基础设施大拆大建、社会财富难以积累的重要原因。[详细]

  • 大拆大建猛于地震

    大拆大建猛于地震

    城市建设的速度与城市化的质量成正比,大跃进般的城市化速度,必然导致粗制滥造千城一面的城市建设。据对施工材料损耗的粗略统计,在每万平方米建筑的施工过程中,仅建筑垃圾就会产生500~600吨.1995年的日本神户大地震产生建筑垃圾1850万吨,如果按照建筑垃圾的产生量计算,北京每年都像是发生过一场大地震。近十年来,中国人均城市建设用地己达130多平方米,远远超过经济发达国家城市建设用地人均82.4平方米和发展中国家人均83.3平方米的水平,建设用地的浪费现象非常严重。摊大饼式的城市建设、住宅消费严重超前、基础设施重复浪费、超规模的大广场大建筑屡禁不止,必然导致粗放的增长方式,中国的资源和环境承载力,已无法承受如此粗放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进程。[详细]

  • 城市不能迷失自我

    城市不能迷失自我

    除了一些刻意打造的人工的“传统文化一条街”、“民族文化一条街”,几乎找不到让我们曾经留恋的那些承载着城市厚重历史的古朴小巷,嘈杂而亲切的市井文化。如今的现实是:要看城市的历史,只能去博物馆,或者集中修建的带有表演性质的所谓“仿古一条街”、“传统文化一条街”,但这些刻意打造的人工景点给人们的是失去了精、气、神的“文化展演”和“文化营销”。故乡那座城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主政的几任市长都是有雄心有魄力的外省人,他们和这座城市没有历史的、血缘的、文化的联系,对这座城市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故乡情感,这座城市只是他们工作履历中的一个阶段而已。只有对这座城市饱含感情的他们,才能为这座城市指出最佳的发展方向,才能传承城市的文化血脉,才能在现代化的发展中不至于迷失了自我。[详细]

城市记忆怎可斩断

古城再造重建过程中,大拆大建往往斩断了文化脉络的通道,迷失了对城市文化内核的把握。如果大拆大建,新“古城”即便是建起来了,也往往是披着“古城”外衣的赝品,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古董” 保护城市的整体环境,使城市具有可读性,让后人能够读出它的历史,让城市的文化具有可持续性和传承性,是今天城市管理者的使命。[详细]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

其实,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发展并不是完全对立的,而是可以相辅相成、和谐互动的,对城市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完全可以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提高的动力和资源,文化名城也完全可以通过保护性的开发创造新的辉煌,特别是在经济文化一体化的时代背景下。[详细]

城市规划迷失何处

从世界范围来看,对于历史建筑进行修缮保护,从来都是政府的责任。现在很多地方以财力不足为借口,对老房子不修缮不保护,却热衷于建造新楼房。然而,造高楼造大桥动辄几十亿,修历史建筑的几十万却拿不出来? 所以关键还是看政府有没有长远的目光,有没有认识到历史建筑的文化价值,对它有没有感情。[详细]

贻笑大方的“仿古重建”

  • 烧钱阿房宫

    烧钱阿房宫

    近日,曾作为陕西省重点招商项目、投资2亿多元的阿房宫景区,在运营13年后将面临拆除命运,取而代之的是规模更大、耗资更多的阿房宫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而现在,相关方面计划3年内建成2.3平方公里的考古遗址公园,在外围共12.5平方公里的阿房宫人文旅游区,发展文化产业、旅游业、服务业、高端地产等来拉动经济。如果不重视文化,魂没了,魅力丢失了,凭什么吸引到人,又怎么可能创造经济效益?现实中,凡是在文物保护上收到巨大经济回报的,无不是在文化上做足了文章.相关方面如果仅仅在利益冲动下拆旧建新,不能不让人担心,阿房宫遗址能够得到真正的保护吗?阿房宫景区丧失了文化和经济属性,且为违章建筑,拆除倒也未尝不可,只是舆论担心,彼时会不会重蹈覆辙,再步阿房宫景区的后尘?[详细]

  • 横店圆明园

    横店圆明园

    横店圆明新园效果图另辟蹊径,修建圆明新园就在大家将目光聚集于北京圆明园原址的整修时,浙江横店传出5年后会有一个1∶1比例的圆明新园出现。11年的时间,他将一个本是贫瘠而荒凉的小山村变成了全国闻名的影视城,广州街、香港街、清明上河图、秦王宫、江南水乡等等14个影视基地,不仅创造了国内拍片最多的纪录,而且其场地也成为世界影视实景之最。[详细]

  • 小天安门

    小天安门

    宁夏银川的南城楼是银川古城六大城门之一,人们习惯上称之为“南门楼”。它坐落在银川老城南薰路与中山南街交叉口处,门楼坐北朝南,前面有开阔的广场,是银川举行重大庆典集会的场所。[详细]

  • 山寨华表

    山寨华表

    这座华表耸立的地方可不是天安门城楼,而是山西临汾的尧庙广场,而且尧庙广场除了有山寨“华表”以外,还有山寨“天安门”和山寨“金水桥”。[详细]

  • 仿制天坛

    仿制天坛

    “天安门”位于临汾市南约三公里处的尧庙广场,与尧庙大门正对。尧庙广场除了“天安门”外,还有“天坛”,以及高达21米的汉白玉雕饰而成的“中国第一华表”。因为“天安门”、“天坛”、华表、华门等的陆续建成,尧庙广场逐渐被当地人称作华门广场。[详细]

  • 山寨金水桥

    山寨金水桥

    通州区土桥新桥东侧大约500米处皇木厂村村口,除了村口的仿古城门楼,村内还深藏着山寨版的“金水桥”。据当地的村民说,这些别墅都是普通村民的居所,其中临街的住户还有车库。在一片居民区内记者看到,小别墅前建有多道白色的拱桥,桥下水池里喂养着成群的金鱼,颇有“金水桥”的意味。[详细]

  • 山寨水立方

    山寨水立方

    重庆沙坪坝区一家娱乐会所把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的立面造型搬到了重庆,这个山寨版“水立方”的外墙材料虽说采用的并非抗压隔热保温又自洁的ETFE膜,不过把外墙设计成一个个“水泡”想必也花费了一番心思和功夫。[详细]

  • 再造前门楼

    再造前门楼

    ”一市民致电本报称,他经过通州区张家湾镇皇木厂村时,吃惊地发现该村入口处,一座造型极像前门城楼的建筑赫然屹立。记者前往现场探访发现,村中除了山寨版的“前门楼”,还有“金水桥”这样山寨版的建筑。[详细]

  • 人民大会堂

    人民大会堂

    广东东莞长安镇政府行政大楼建成时间:2007年。建筑介绍:新落成的镇政府行政大楼外形有点像人民大会堂,占地140亩,建筑面积48000平方米。是一座环保化、庭院化、智能化的综合办公大楼,可容纳4000人同时办公。[详细]

  • 新前门大街

    新前门大街

    作为被政府部门定义为传统文化和现代生活、时尚紧密结合的特色商业街,改造后的前门大街如何在京味文化与现代商业之间保持平衡,成为商业复兴的关键。作为被政府部门定义为传统文化和现代生活、时尚紧密结合的特色商业街,改造后的前门大街如何保持其原有的京味文化?[详细]

城市规划与古建筑保护大家谈

更多
大拆大建:城市的伤痛与遗憾
  • 大拆大建:城市的伤痛与遗憾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工地,每年建成的房屋面积高达16亿至20亿平方米,超过发达国家年建成建筑面积的总和。 大拆大建确实让我们的城市旧貌换新颜,但也给我们带来伤痛和遗憾。 城市建筑像树的年轮,记载城市的历史;城市建筑像一本书,积淀城市的文化。在相当一部分城市,不管老街、老巷、老院、老房有多久的历史,注入过多少地域风情,沉淀了多少人文精神,一概重新规划建设,文物部门确定的历史文化遗产也不能幸免,致使一些历史文化名城在大拆大建之后,少了最能代表自己城市特色的历史街区,多了各地风格雷同的现代新区。割断历史文化的血脉,历史名城也就失去了时间厚度,失去了自己的城市个性。 [详细]

省委书记痛斥大拆大建
  • 省委书记痛斥大拆大建

    2013年9月6日,昆明城市规划建设调研座谈会。 聚焦一座城市的规划建设,参会官员却是出奇地高规格,云南省四套班子及昆明各区县主要领导几乎都出席。而很多官员都没有料到,这是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针对昆明规划建设的反思大会。 据可供查阅的公开资料,这是秦光荣入滇14年来,首次对昆明提出系统性批评。而放之全国,此举也实属罕见。 在昆明市汇报了现代新昆明建设情况之后,秦光荣开始讲话。 在后来官方公布的讲话全文中,针对昆明的不足,内容不到3000字,但用词却出乎意料地沉重,而且分列六点,全面细致。 “第一,作为城市发展内核的历史文脉被割裂。”秦光荣直截了当说道。 [详细]

大拆大建透支资源是对子孙犯罪
  • 大拆大建透支资源是对子孙犯罪

    大拆大建让民族丧失资源与历史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曾经坚定地表示,二十年内现有中国城镇的住房就是得拆一半。英文《中国日报》曾报道,中国住建部副部长在今年3月召开的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相当于消耗了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却只能持续25-30年。2010年佛山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禅城区庆源坊69号的清代建筑苏氏书塾被拆除,有关方面辩称属于“主动拆卸”……如果说破四旧是以扫除旧传统为名有意识地败坏本国的历史,此次大拆大建则是为了经济利益,躲在改善民生的幌子下,行破坏古建筑之实。[详细]

城市规划的不科学、不稳定和不严肃,是导致城市格局频繁变动、基础设施大拆大建、社会财富难以积累的重要原因。城市是社会财富形成和积累的重要载体,规范有序地推进城市建设也是高效积累社会财富的重要途径。与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相比,我国当前的国民财富还不甚丰厚,创造和积累社会财富仍将是我们长期艰巨的任务。面对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亟待我们放平心态、完善制度,务实推进社会财富的高效积累,这是加快转变发展方式的题中之义,也是推动国家尽快走向强盛的必然要求,对此各方面都应有清醒认识。 [详细]